小滿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小滿
作者:  景淑貞

小   滿

景淑貞

  

  小滿,這兩個字站在一起,忽然就帶著風情,讓人心生喜歡了。

  

  滿,是個不太討人喜歡的字。指全部充實,沒有余地。又指驕傲,不虛心。

  

  像一幅畫,密密匝匝的盡是繁花綠葉。有種讓人沒有退路、密不透風的逼仄感。前面放一個“小”字,小滿。忽然就收斂了,留出余地了。風從花葉間穿過,帶著疏疏朗朗的鳥聲。白留出來了,可以想象遠山落日,想象天涯芳草。

  

  這兩個字站在一起,忽然就帶著風情,讓人心生喜歡了。

  

  二十四節氣里,有節氣之一以小滿命名。

  

  小滿,是夏季的第二個節氣,其含義是夏熟作物的籽粒開始灌漿飽滿,但還未成熟,只是小滿,還未大滿。

  

  小滿,唇齒間念出來,總覺得像一個女孩的名字。這女孩應是過了二八年齡,風姿綽約,有閱歷,有內涵。

  

  經歷一些小風小浪,但一定經歷過甜美的愛情,有自己的心上人,且該談婚論嫁了。對愛情充滿幻想,對未來充滿希望。一切的美好都揣在懷里,不與人說。

  

  歐陽修有寫小滿的詩句:夜鶯啼綠柳,皓月醒長空。最愛壟頭麥,迎風笑落紅。柳絲軟系間,夜鶯歌聲動聽。長空浩蕩,明月高懸。

  

  田間地頭的麥子,在片片落紅間,舉著正在包漿的麥穗,迎風含笑。這一笑間,有風霜相逼的苦澀,有雨雪侵襲的艱辛,也有豐收在望的喜悅。

  

  小滿,將滿未滿,將盛未盛,憂歡悲喜都隱于內心,強忍著。

  

  看豫劇名家王清芬主演的《抬花轎》,其中一段,活潑開朗的周鳳蓮叩見二老公婆,給弟弟提親。公婆應允后,她歡喜得拍手大叫“好”,婆婆“嗯——”了一聲,她自知失態,強忍著,從凳子上緩緩站起,輕移蓮步向二老告辭。離門口那幾步,走得小心翼翼。

  

  明明喜悅像小鹿在懷里亂撞,可你得按著,攔著,護著,端著,忍著,還不能大步跨出門外,一蹦三尺高。

  

  像小滿時節的麥子。對即將到來的豐收喜悅,還不能大聲喧嘩。

  

  歡喜如此,憂傷也是。

  

  黃昏去賞花。枝頭開的豐滿嬌艷,地上落的紅艷艷一大片,盛放或是凋零,都美到讓人驚心動魄。暮色壓下來,你喊不出,也叫不出,更說不出。潮汐在內心奔流,空谷有回聲,只是無人聽見。

  

  轉過一架薔薇,長椅上有黑衣女子在抽煙。一個人坐在花下,煙火的明滅閃著鬼魅一樣的光芒,照見她緊鎖的眉頭、眼中的憂郁、唇角的清冷。暮色又低了一重,和她吐出的煙圈一樣濃。我從她身旁走過,心里生出疼惜,撫了撫她的雙肩。

  

  在人間,有誰不是含辛茹苦地活著?花兒們在暗處舉起了酒杯,這一杯人間清愁倒下,我們不說話,各自飲盡。

  

  花開它的,落它的。抽煙的女子繼續吞吐著她的悲歡,我提起一籃人間煙火,用繡花手帕蓋著,繼續在花間走著。

  

  喜悅,悲傷,都能忍著,隱藏起來。被自己內心的山水照見,明晃晃地映著月光。

  

  可有些事物是忍不住的。

  

  你看,小南風繞過幾道山梁,偷偷翻過我的院墻,和石榴花耳語幾句,那花便咧嘴笑著,把紅紅的秘密泄露出去。

  

  鄰家嫂子墻角種的絲瓜,秧藤蔥綠,爬上院墻,和我家窗臺的一盆綠蘿糾纏在一起。且在一個鳥聲喧囂的清晨,我隔窗看見絲瓜秧把一朵小黃花舉在綠蘿的面前,綠蘿羞答答地扭動著腰身。

  

  我含笑看了一個早晨。

  

  五月的陽光輕輕打下來,我的桌子鋪了一半。余下一半的位置,我放一本書,一盞清茶。

  

  翻開日歷,2020年5月20日,小滿。

  

  5·20,小滿。這幾個字被一小片陽光照著,溫暖,明亮。我轉頭看窗外,人間萬物蔥蘢繁盛,在麥香浮動里,輕輕地互說著什么。


編輯:徐冬梅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极速赛车彩票